康菲漏油事件4年之后 山东渔民起诉终获法院受理
来源:界面 发布时间:2015-11-08 18:42:02

2011年康菲石油公司(下称“康菲”)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发生以来,等待了四年之久的山东渔民近日终于盼来了青岛海事法院“迟到”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在公益维权代理律师——“中国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第一人”贾方义的带领下,蒙受了“三年绝收”重创的山东渔民重新看到了向康菲索赔的希望。

2011年康菲石油公司(下称“康菲”)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发生以来,等待了四年之久的山东渔民近日终于盼来了青岛海事法院“迟到”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在公益维权代理律师——“中国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第一人”贾方义的带领下,蒙受了“三年绝收”重创的山东渔民重新看到了向康菲索赔的希望。

此前不久,天津海事法院刚刚判决康菲石油赔偿21名河北养殖户168万余元。

“就在天津海事法院做出判决的前两周,青岛海事法院就已经跟我联系了,那时候实际已经做出立案的决定了。”贾方义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

10月31日起,包括贺姓养殖户在内的300多位烟台渔民陆续接到了青岛海事法院寄来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和预交诉讼费通知,这意味着青岛海事法院已经正式决定对山东渔民索赔康菲立案审理。索赔无门、多次诉讼康菲无果的山东渔民终于有了与康菲对簿公堂的机会。

“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300位渔民收到了案件受理通知书。由于规模庞大,青岛海事法院此次一共组织了5个合议庭向外发放诉讼文书,目前每天陆续还有渔民接到案件受理通知,预计届时将会有四五百户渔民会来出庭。”6日,贾方义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对此证实道。

5日,贾方义亲自去青岛海事法院递交了包含牟平、莱州、长岛县的渔民推举诉讼代表人,委托律师的相关材料。这些资料包括长岛县200个渔民的签字,名字、身份证号码、家庭地址,以及他们推举的5名诉讼代表人的相关资料。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注意到,根据索赔金额计算,一般养殖户索赔损失在上百万元的要缴纳近2万多元的诉讼费,其中牟平一位损失最大的养殖户的索赔金额约600多万元,他的诉讼费也是最多的,约5.8万元。鉴于诉讼费用庞大,渔民们无法在短短七天内缴齐诉讼费用,贾方义已经向法院申请减免和缓交诉讼费用。

贾方义表示,提交申请后立案庭对此已经明确答复,渔民即使不能在七天之内缴费,也不会被视为撤诉,而具体开庭时间还没有最终确定。抑或是为了表达压抑已久的心情,在递交申请材料的同时,来自烟台的渔民还专门请来了鼓乐队,特意给青岛海事法院赠送了一面印有“渔民油污索赔,感谢法院立案”字样的锦旗。

“如果法院同意减免或缓交的话,我们整个律师团也对此讨论了一些诉讼策略。比如说能不能先把标的降下来,把渔民索赔的金额降到10万,这样要承担的诉讼费就比较少了,届时根据法律规定我们再变更诉讼请求,追加诉讼标的也是可以的。”贾方义坦言,等时机成熟后再追加诉讼标,那时候渔民的信心就更大了,大家借钱也会坚持诉讼。如果胜诉的话,诉讼费用最终由被告承担。

“总的来讲我们只有一个目的,想尽办法让山东渔民得到赔偿。”贾方义。

2011年6月4日和17日,位于渤海中部的中海油与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合作项目——蓬莱19-3油田突发溢油事故。据国家海洋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事故共造成蓬莱19-3油田周边及其北部海域约620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污染,其中870平方公里海域海水受到严重污染,石油类含量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海水中石油类含量最高为1280微克/升,超背景值高达53倍。

作为溢油事故的主要责任方,康菲石油2012年曾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和补偿问题,并同中海油分别列支1亿元和2.5亿元人民币作为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渔业资源环境调查监测评估和科研等方面工作。自此,蓬莱19-3油田逐步恢复生产。

然而,尽管事故油田就是以山东城市“蓬莱”而命名,但与辽宁、河北沿海同样位于渤海湾之内的山东沿海地区却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赔偿,疑因溢油事故而遭受重大渔业损失的山东渔民成了名副其实的“索赔盲区”。种种迹象表明,烟台牟平至莱州沿海一线以及附近包括长岛在内的多座岛屿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时任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信息宣传中心主任丁志习曾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不能排除溢油事故与山东省渔业遭受的经济损失存在高度关联。

2011年11月,受山东烟台牟平区30名渔民委托,搜集到大量污染证据的贾方义第一次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然而法院却迟迟没有对此立案,官方给出的解释是“这是新型案件,需要领导商量,逐级上报”。一时之间,山东渔民索赔无门。

2013年7月2日,正值蓬莱溢油事故两周年之际,考虑到诉讼时限的问题,如果不起诉,渔民很可能会失去诉讼权,贾方义的律师团队在通知山东渔民后再次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据统计,此次提起诉讼的山东渔民多达700多位,在连续一周的时间内,他们将全部诉状递交给了青岛海事法院。

自此之后,山东渔民代表曾多次到山东省高院去催促,山东省高院回应称“已经报最高院,领导还在商量和研究当中”。直到目前,青岛海事法院终于向山东渔民寄出了受理案件的通知书,在贾方义看来,这既可以算是对2013年提起诉讼的回应,也可以算是对2011年11月份诉讼的回应。

“漏油事故转眼过去四年了,感觉这一事件如同悬案一样摆在那里,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之后,现在梳理起来都有些困难了。”贾方义苦笑这说,“如果青岛海事法院能把这个案件办理好的话,我觉得对整个中国的环境污染立法以及中国人的环境意识,包括政府在环境监管方面的工作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7月2日,无奈之下的贾方义还曾带着山东500位渔民的诉状来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总部所在地——美国德克萨斯州,他将诉讼材料递交给德州当地法院,并很快得到了受理,这一事件曾一时轰动全国。尽管由于成本制约和法制差异使得美国维权之路困难重重,在当地法院举行过两次听证会后至今没有下文,但在他看来,美国之行并非没有收获。

在美国,通过两次听证会,贾方义和他渔民们得到了康菲公司在法庭上出示的同国家农业部签订的协议,而这个协议在国内是没有公开的,其中的开放性条款明确,“其它地区受到污染的适应于本协议”。这就意味着,山东地区如果受到污染的话,是通过司法程序来确认,还是通过行政调解程序来确认,并没有确定下来。

“这说明农业部和康菲公司在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上是留有余地的。”贾方义表示,他届时会把这个协议递交给青岛海事法院,如果将来政府能够参与调解,通过与法院协商的行政手段让渔民得到赔偿,那索赔的效率就会更高,渔民节约的成本就更大。

贾方义所指的协议正是康菲公司2012年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及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和补偿问题的相关协议。尽管这份协议没有明确指出赔偿山东地区,但其中的开放性条款在他看来无疑对推动行政诉讼和行政调解都是很好的“工具”。

在康菲漏油事故刚刚发生时,贾方义曾第一时间向青岛海事法院、天津海事法院以及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针对康菲公司和中海油的环境公益诉讼,要求中海油和康菲石油设立100亿元的赔偿基金,进行生态赔偿和恢复。至今,他仍然觉得100亿的索赔只是一个保守的数字。

贾方义认为,100亿元人民币在当时折合不过16亿多美元,而今年英国BP石油公司最终同意用高达187亿美元的代价,才终结了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引发的多年诉讼纠葛。

贾方义说:“面对中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海洋污染事件,为了树立我们的大国形象,对于外国企业在本土造成环境污染的案件不能手软。”

更多精彩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