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委严查新能源车“骗补”乱象
来源:科技资讯 发布时间:2016-01-24 15:32:01

四部委严查新能源车“骗补”乱象

央广网北京1月23日消息(记者满朝旭 刘会民)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低排放、低污染的新能源汽车这些年一直是国家大力发展和推广使用的。为此,国家还专门针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制定了补贴政策。不过,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有部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通过循环使用电池等方式骗取国家补贴,让人触目惊心。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近日在官网发布通知,将于近期联合财政部、科技部和发改委,展开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实施情况,以及财政资金使用管理情况的专项核查。明明是便民、惠民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为什么会成为部分汽车企业眼中的一块“肥肉”?而骗取新能源汽车补贴,又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伎俩?

通知显示,四部委这次的核查对象包括2013、2014年度获得中央财政补助资金,以及申请2015年度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新能源汽车的有关情况。核查范围覆盖全部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以及运营企业、租赁企业、企事业单位等新能源汽车用户。

据了解,我国从2010年开始实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除中央层面支持外,地方财政也会对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一定的政策优惠和补贴。

第一电动网主编邱锴俊介绍称,地方有两三个层次的补贴,比如上海市一级有补贴,有的区一级还有补贴。一些其他省份,省政府加市一级的补贴,加起来通常和中央一级是1:1的比例。

高额补贴等利好政策,使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迅猛,但灰色套利现象也逐渐显现。在汽车行业工作多年的刘女士介绍,不少企业都打着新能源汽车的旗号,来哄抢这块大“蛋糕”。

刘女士介绍称,地方补贴规模和中央是一样的,力度都特别大。有一种6-8米的客车,补贴已超过客车本身成本。很多企业为了拿到地方补贴,没有必要也要上项目。

刘女士的这种说法,得到了邱锴俊的认同。他表示,国家在不同时期,针对不同型号的新能源车有不同的补贴标准,刘女士所提到的6-8米的纯电动客车,享受到的补贴可达到60万元,远超其生产成本,这让不少企业趋之若鹜。

相比之下,有些企业恶意骗补的行为则更为恶劣。邱锴俊表示,虚报续航里程等就是常见的骗补手段。行业内比较有争议的是一致性问题。比如,上个阶段补贴要求双80的标准,就是续航里程80公里,有的车子公告上达到标准,但实际上销售时却达不到。

除了这种较为初级的骗补手段,有些汽车企业还会采取“自卖自买”的方式来虚增产销量,手法更为隐蔽。

国内某大型新能源汽车技术专家郭先生指出,一些小企业、小作坊把车卖给自己的租赁公司,然后把电池拆下来,重复利用,既可以骗补,又不用付出相应成本。

郭先生介绍说,电池系统虽然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而且价值可以达到整车成本的一半,但并没有像发动机一样有唯一性的可识别编码,再加之一些地方对车辆出厂合格证等审核不严格,给骗补的企业以可乘之机。

邱锴俊认为,动力电池唯一的编码可追溯性是很重要的。管理部门并没有严格去审核相关的出厂合格证等,有一定漏洞。

高额补贴和不够完善的监督机制,直接催生了大量“骗补”者。业内人士估计,去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与上牌量之间存在很大差距,数据黑洞背后可能与汽车企业骗补有关。因为大部分骗补的车“销售”后就不见踪影,最终并没有上路运营和行驶。

目前,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缺陷引起了广泛关注。据《经济观察报》报道,鉴于骗补情况的严重性,19位院士在去年8月份曾向国务院联名上书,痛陈长期高额补贴不利于有效推动电动汽车的发展。财政部在前不久发布的《2016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标准》中,也对国家补贴标准和补贴额度进行了微调。而这次四部委的专项核查更是直指骗补行为。那么未来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究竟会何去何从呢?

去年9月份,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启动了《电动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技术政策(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征集工作。意见稿中明确,国家推动建立统一的动力蓄电池产品编码制度。动力蓄电池生产企业应对所生产(或进口)的所有动力蓄电池产品进行编码,并建立追溯系统追踪动力蓄电池流向。编码应与电池产品及整车具有唯一对应性。科技部电动汽车项目专家王秉刚认为,对新能源汽车电池系统实施编码制度,有利于遏制部分骗补行为,对电池的回收管理等也有重要意义。

王秉刚表示,以后会加强管理,通过电池数字码追溯。如果电池出问题,可以追溯到厂家的某批次产品。

四部委近日联合启动对新能源汽车相关情况的专项核查工作。有报道称,被发现的骗补企业可能会面临退还补贴甚至被吊销生产资质的处罚,这种说法并未得到相关部门的确认。不过,王秉刚透露,可以肯定的是,减少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将是未来的政策走向。

王秉刚认为,新能源汽车初期成本比较高,补贴是早期的、短时间的政策。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准备要逐步退下来。从2017年以后,补贴要逐渐减少。

补贴的减少甚至是取消,让不少人担心可能会影响到我国未来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在王秉刚看来,即便是取消补贴,目前各地施行的以及未来还将继续推出的鼓励措施,依然也能促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

在王秉刚看来,北京取消新能源车摇号、限行的效果比补贴更大。未来,还会有碳排放方面的政策。即使补贴没了,还有其他新能源汽车的利好政策。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全国新能源汽车产销情况,去年我国共生产新能源车34.04万辆,销售33.1万辆,这与普通小客车去年产销均超过2000万的数量相差甚远。邱锴俊认为,要实现2020年新能源汽车累计推广500万辆的目标,未来可能会更多市场化的鼓励措施出台。

邱锴俊介绍称,马上会实施燃料消耗值积分管理办法,目前正在征求意见,今年可能会出台。它可以使新能源汽车企业生产厂家,通过积分交易的方式,从市场上、从燃油消耗值没有达标的企业那里获得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会形成积分交易市场。这种办法将不太会激发骗补或套取补贴的情况,也不会干预市场中的竞争机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