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冤案一被告人因当年“供同伙”向同伴道歉
来源:法制晚报 发布时间:2016-02-05 14:57:00

法制晚报讯(记者 朱顺忠 王选辉)昨天,福建省高院对22年前莆田的一起抢劫杀人案作出再审宣判:当年终审被判死缓的4名被告人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共同入室抢劫并将被害人杀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审判决,4人无罪。蔡金森经多次减刑已于2014年出狱,其余3人昨天重获自由。

蔡金森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年他遭遇刑讯逼供,被迫承认行凶杀人,并被要求供出同伙。无奈之下,他供出了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等人,这是他心头永远的痛。昨天,在酒席上,蔡金森得到了许玉森等3人的谅解,许玉森还表示,他愿意宽恕当年公检法的办案人员,“希望他们多做好事”。

等待女家属穿红色外衣一大早等在法院门外

2016年刚到来时,张美来的女儿张珍烟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自己的新年愿望:“我的新年愿望不说相信亲们都能猜到,那就是父亲无罪,回家过年。”这也是许玉森、许金龙、蔡金森三家人的新年愿望。半个月前,福建高院作出再审的决定。春节前,4个家庭终于得偿所愿。

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昨天上午,在莆田中院门口,张珍烟和不少女家属特地穿着红色外衣。庭审时,每位当事人亲属只获得三个旁听名额,未获准旁听的几十位亲友从早上7点多便开始在法院门外等候。

当从法院走出的旁听家属转告“无罪”的再审结果时,在门外等待将近9个小时的家属们沸腾了。

许玉森的家属表示,2月1日得知即将再审开庭后,2月2日全家就上街买了父亲的衣服、裤子、鞋子,花了600多元。多名家属表示,改判无罪之后,他们想大宴亲朋,“全村人知道今天再审,都非常高兴”。

张美来的儿媳在2008年嫁入张家,目前有两个小孩,最大的已经7岁。这对夫妇一直没有办婚礼,因为家人担心,“如果问起公公去哪儿了,家人不太好说”。

“他们进去时,我们那么小。他们出来时,我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张美来的儿媳感慨,这一回,家里算是“双喜临门”,两件喜事要一起庆祝。按照当地风俗,他们回家后,分别在至亲围绕下“摔盘”、跨火盆。

“在监狱的每一天,都盼着平反”

昨日18时,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走出福建省莆田监狱大门。许玉森被亲友们簇拥起来。69岁的老母亲摸着他的脸喜极而泣,大姐、妹妹和弟弟等亲人分别与他拥抱,痛哭。

面对镜头,失去自由22年的许玉森没有嚎啕大哭。他说,他选择宽恕当年公检法的办案人员,“到今天这么久了,我宽恕了他们。”但是他希望这些人“在人性上一定要忏悔,叫他们将心比心,看在他们也有父母、老婆、孩子的份上,我宽恕了他们。”因为他感受到,一人落难全家痛苦,“希望他们多做好事多积德”。

许玉森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为了去看守所给他送钱,又赶着回村里耕地,路上出了车祸,人瘫痪了,2012年去世。

谈到蒙冤,许玉森说,清清白白在服刑,是加倍的痛苦。许玉森说,为了“还我清白”,为了家人——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自己,再苦再累也要坚持下来。

许金龙的父亲在儿子被判死刑后,因精神受不了打击去世,母亲终日以泪洗面,1996年因脑溢血致残,坐轮椅19年,2014年因病去世。在自知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许金龙的母亲坐在轮椅上,在福建高院前举着申冤的材料,完成了替儿子的最后一次申诉。

同样获释的张美来,向记者展示当年刑讯逼供留下的伤疤,他说:“在监狱里的每一天,都盼着平反。”

道歉

“对于他们

我一直充满愧疚”

昨晚,无罪释放的三人和蔡金森一同和律师、媒体记者相聚在酒店餐厅,为重获自由而庆贺。席间,蔡金森分别端起酒杯,向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三人道歉:“对不起!”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三家人也原谅、理解了蔡金森。

“今天的判决,给我和其他三家人安慰和交代,他们都太不容易了。对于他们我一直充满愧疚。”蔡金森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说。

2014年8月9日,服刑20年的“抢劫杀人犯”蔡金森刑满释放。因为担心影响减刑,他在狱中一直未申诉,这个过程经历六次减刑。

蔡金森称,他当年是被刑讯逼供被迫承认行凶杀人。警察说“这事不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让他交代出同伙。被打不过,蔡金森开始胡乱供述,先说是与父亲、妹妹一起作案,公安说不可能是你家人,只好又供出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等人。

提起许玉森他们,蔡金森更加寡言。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蔡金森还记得之前一次开庭,四人在被告席上站成一排。没有机会和他们三人说话,蔡金森也不敢说,内疚正吞噬着他,他甚至不敢看他们的眼睛。

身后那座监狱大门,他这一进一出,从21岁穿越到41岁,却还背着“杀人犯”、“刑满释放”的标签,最初的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外面这个陌生的世界。换新衣、放鞭炮、跨火盆。回到村子里时,蔡金森已经认不得自己的家,“路和房子都变了”。

刚回家的那阵,蔡金森闻着喷香的肉都不敢吃,担心吃了拉肚子。走进超市,货柜里的食品让他眼花缭乱,太多的东西他不认识。

历经20年牢狱生活,蔡金森身体多个部位都出现问题,获释后的前三个月跑医院四处就医,胃部还动了手术。此后,蔡金森曾随亲戚去天津等地打工,但为更方便申诉,2015年年初他回到莆田老家,开始在染织厂上班。

如今,蔡金森的生活正在一步步恢复,也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个案子结了,我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专访

“家里变化太大我都认不出了”

法晚:刚知道判决结果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蔡金森:当然是非常高兴!现在心情还很激动,为了这个结果,等了20多年了。

法晚:你在狱中度过了20年,狱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蔡金森:入狱时我刚21周岁,现在我已经42岁了。刚入狱的时候伙食差,心情也差,劳动强度大,常常一边做工一边哭。

法晚:出狱后感觉家里变化大吗?

蔡金森:出狱那天,我到处张望,以为会看到母亲,回家才知道,她在2009年就去世了,我没能见她最后一面。我爷爷奶奶为了我的事天天哭,还硬挺着去做事想为我挣点生活费,后来也都生病去世了。

家里变化太大了,我连路都认不出了,我家的老房子也住不成了,出狱前,亲戚一人出一点钱,帮我和父亲修了新房子,我们就住那。

新婚妻子等了7年才改嫁

法晚:出狱一年多,适应现在的生活了吗?

蔡金森:还是适应不了,经常失眠,整晚整晚睡不着。和人家接触,有时候连人家在说什么都不知道,很多东西都不认识。去超市买东西,货架上有那么多新产品,都看花了眼。以前都没有手机,现在妹妹给我买了手机,帮我下载了软件,我也不会用,开始只会接电话、发短信,现在能用微信了,但电脑还是不会用。妹妹教了我一遍又一遍,根本记不住,学不会。

法晚:听说21年前你被抓时,才刚结婚不到20天。当时的妻子对你被抓是什么态度?

蔡金森:我妻子(前妻)是隔壁村的,她一直相信我是被冤枉的,她等了我7年,我送劳改场后感觉看不到希望了,不想再拖累她,就提出离婚,希望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法晚:出狱后联系过吗?

蔡金森:说真的我很想和她联系,但我已经连累了她7年,而且她已经有了新家庭,还有了两个孩子,现在去找她,她老公会误会,会给她带来麻烦,所以没去过。

等女儿长大会告诉她一切

法晚:听说现在你也已经组成新的家庭了?

蔡金森:对,2014年底成的家。我入狱后第二年,我父亲收养了一个女孩,她被亲生父亲抛弃,现在她是我的妻子。出狱后,亲戚们就帮我张罗着介绍对象,我相亲过很多次,有时对方对我比较满意,但我一说自己坐过牢,人家就不肯了。我婶婶就跟我现在的老婆讲,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她同意了。现在我们的女儿都两个多月大了。

法晚:当父亲的感觉怎么样?

蔡金森:我42岁才当爸爸,当然开心得不得了。我女儿就是我的全部,她是我的宝贝。

法晚:未来有什么打算?孩子长大了,会告诉她这段经历吗?

蔡金森:等孩子长大了,我会把这段经历告诉她。

稿件统筹/朱顺忠

本版文并摄/深度记者王选辉

更多精彩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