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员工亲述流动性紧张经历:群里满屏都在找钱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6-12-23 09:30:28

  (原标题:闹钱荒睡不香 满屏都在找钱)

  市场资金最紧张应该是12月15日当天,群里满屏都是借钱的信息。刘利说,“当时市场上就是没有钱,不是价格的问题,有钱的大行又不愿意把钱拆出来,硬着头皮也得借。”

  “这两天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环渤海地区一家农商行金融市场部的资金交易员王恺(化名)昨天向南都记者感慨,从前天下午开始,资金紧缺程度相对没有前段时间那么夸张,特别是隔夜资金有所宽松,“资金紧张主要是隔夜居多”。

  在经历一整年的资产荒之后,近一个月来市场反转进入资金荒,难道钱荒再次来袭?过去一周银行间市场资金短缺,实际隔夜资金利率一度飙升到11%;而国海证券爆发的“萝卜章”事件也让国内债市一度雪上加霜。

  随着流动性趋紧、资金价格走高,同业存单与债券市场之间的利差快速缩窄,套利空间被抹平,引发了银行间市场向债市、基金等“抽水”的过程。

  调查

  冰火两重天:大行不愿借小行借钱难

  南都记者在一个银行间市场资金交易群里看到,从昨天早上开始,各家银行的交易员贴出的都是少则几千万,多则上亿的隔夜资金。“而非银机构近期无法从银行获得流动性支持的僵局正在好转。”有固收人士表示。

  现在看似宽松的隔夜资金,在几天前还是各家机构必夺的抢手货。另一家农商行的资金交易员刘利(化名)向南都记者表示,就在上周市场资金最紧张时,隔夜利率一度达到11%,各家机构都在群里吆喝借钱,只要有机构愿意借,大家就开始哄抢,价格也被抬得很夸张。

  市场资金最紧张应该是12月15日当天,群里满屏都是借钱的信息。刘利说,“当时市场上就是没有钱,不是价格的问题,有钱的大行又不愿意把钱拆出来,硬着头皮也得借。”

  “我们银行情况还不是很糟糕,因为杠杆不是特别高,银行间互相帮助也就过去了。”刘利表示,而那些杠杆比较高的机构就只能变卖一些流动性好的资产,比如利率债来渡过难关。

  作为银行间资金指导价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12月16日的隔夜利率上涨0 .019个百分点到2.33%,也创下2015年4月以来的新高。当天,央行还通过1800亿元逆回购操作投放了流动性。

  而资金紧张的情况一直到前天下午开始有所缓解,有消息称,前天至少有一家国有银行通过债券回购协议向基金管理公司提供了数十亿元的流动性。不少交易员向南都记者表示,大行的资金开始松动,说明市场情绪有所缓解。“至少这两天是比较松的,过几天又不知道会怎么样。”其中一家私募基金公司的资管人士无奈地表示。

  与小行一片哀鸿遍野不同的是,某国有大行资深资金交易员许学雁(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前段时间的资金市场只能说是资金面紧张,但还谈不上钱荒。”

  在资金市场上,几家国有大行、邮储银行还有国开行一贯都是资金供给方,各小行主要向大行拆借资金。许学雁表示,在年底前资金面紧张是正常现象,因此前段时间也照常减少了向外拆出资金量,“而且今年吸收存款的渠道不多,今年行里的资金比往年要紧,更加没有往外借的理由。”

  事实上,流动性紧张促使银行悄然调高了银行理财的收益率以揽储。“各银行为了年底的流动性管理,部分资金到期必须续上,利率再高也不得不发行理财产品来揽储。”普益标准的研究员陈丽君指出。

  析因

  钱荒抽水债市,杠杆加剧传导风险

  风起于青萍之末,本轮资金面紧张在上半年市场大闹“资产荒”时早已埋下伏笔。

  “今年央行放短收长的操作,短期货币占比不断上升,这部分钱存在成本,且受制于期限短难以进入实体,而被剩余流动性充裕和高期限利差等吸引,炒作各种资产,涌入金融体系。”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指出。

  而今年下半年以来的一系列去杠杆政策,包括市场操作“锁短放长”和表外理财纳入M PA等政策,使资产荒的局面转为了钱荒。

  上述交易员刘利认为,年末仅仅是因素之一,更多的是央行投放手段从以前的降准变成相对温和的M LF(中期借贷便利)和PSL(抵押补充贷款),货币政策的微妙转变使得短期资金成本增加,再加上为了稳定金融机构的发展,去杠杆去泡沫的决心对整个资金市场产生了影响。

  一名从业多年的资深债券基金经理也向南都记者表示,这次调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金融行业杠杆太高,由于投资者预期收益率太高,导致基金管理者为了得到高收益就必须要提高杠杆。

  “我有几个项目在银行的放款已经收紧,银行头寸还是很紧张,连工行都开始缺钱了。”一家私募机构总经理助理对南都记者表示。

  而随着流动性趋紧、资金价格走高,同业存单与债券市场之间的利差快速缩窄,套利空间被抹平,引发了银行间市场向债市、基金等“抽水”的过程。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分析师刘东亮认为,钱荒逐渐发酵为对同业理财、货基、债基、委外的持续赎回,而为了弥补流动性和亏损主动抛售债券,会有发展为恐慌性踩踏的风险。

  一级市场方面,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债券市场波动中,先后有20多家公司取消或推迟债券发行。沪上某公募基金固收总经理表示,随着市场预期逐渐稳定,取消或推迟债券发行的情况或将得到好转。

  不仅如此,券商的两融业务也受到一定影响。除自营资金外,券商主要通过发债、对接银行获得两融的资金。而上述人士称,据其了解,某券商场内两融的成本已从4.4%直接上升到5.6%。与此同时,两融余额却在小幅回升,截至12月21日,A股两融余额报9526.36亿元,较上一日增加1.57亿元。

  “过去在银行间市场,大家是非常讲信用的。而现在出现了违约现象,或者是不守信用的现象。这是造成这次跌幅过大的一个关键因素,这不是基本面的因素。这个要恢复起来,需重新建立一个秩序。”前述基金经理表示。

  影响

  跨年资金仍难借,利率急升阶段或将结束

  虽然最近几日隔夜资金有所宽松,但是跨年资金却仍然紧张。临近岁末,各家银行的交易员虽然不像前几天见面就跪求资金,但是打招呼的方式已经变成了“你家借到跨年资金了么?”

  “跨年资金的价格依旧很高,特别是横跨春节的1个月至3个月的资金价格差不多都得5.8%左右”,王恺表示,就在1个月以前,3个月的3.6%都能做,现在发的都挺高的。

  为了能够借到跨年资金,银行不惜花高代价发行高利率的同业存单。某一家农商行在群里贴出的同业存单发行信息显示,下周发行同业存单2 .5亿元,期限1M 5.6%,3M 5.4%,6M 5%。

  Wind统计显示,各期限的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今年以来一直小幅波动,只有在12月剧烈走高———12月9日是分水岭,这一天后,所有期限的同业存单最高发行利率全体突破4%,并连涨一周。

  而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也印证了中长期的资金确实在走高。最新数据显示,涨幅比较大的是中长期资金利率,跨年的1个月期限的涨幅最大。

  有股份行人士表示,一是发行期限和预期收益出现倒挂,二是理财投资收益和产品发行利率出现倒挂。这可能会是理财错配过度下又一轮流动性危机的前兆。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称,过去两年金融部门最大的变化是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的繁荣,金融脆弱性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持续累积差不多两年。“如果央行不及时把流动性打进去,一定是踩踏,之后必然是同业负债上升,同业存单利率、同业理财利率迅速上升”。

  以2013年的钱荒为鉴,整体利率的上行阶段分为急升、震荡和下降3个阶段,当资产结构调整到一个比较健康的位置时,利率急升阶段很可能就面临结束。“因此,到了2017年年初,整体收益率就不再具备急升的基础。”任泽平表示。

  任泽平分析指出,央行的初衷在于去杠杆防风险,而非人为制造钱荒甚至踩踏成金融风险,因此央行后期会加大投放力度,以缓解钱荒带来的恐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