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杰客访谈,如何从电视走向网络
来源:财金网 发布时间:2019-09-04 09:29:05

要说到潘杰客,可以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出色的企业家,更是因为这位出色的企业家还经常跨界,还经常在各个领域都获得极大地成功,如今,他又受邀参加了精英讲谈社的访谈。

嘉宾简介:贵人网CEO潘杰客。大学毕业之后,潘杰客开始在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任工程师,后升任国家建设部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曾多年担任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中美文化交流基金会并同时兼任美国中文电视(Sino Vision)新闻主播。1997年至2000年期间,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奥迪汽车集团总部负责亚太区品牌经营,后任大中华区营销总监和首席顾问。自2001年始,任香港凤凰卫视资讯台首席财经评论员兼主持人。2003年创办专访世界名人和各国领袖的电视节目“21@21”,成为独立电视制片人兼主持人。目前,潘杰客除担任贵人网首席执行官之外,继续从事国内外大型论坛和活动的主持工作。

主持:今天很荣幸请到了贵人网CEO潘杰客作为主讲嘉宾。其实潘杰客才是著名的电视财经节目主持人,今天反串一下让他做了嘉宾。当一个月前听说潘杰客做了贵人网的CEO,我们很惊讶!因为一向擅长国际论坛、大型活动和电视节目主持的潘杰客怎么跑去做企业老总了?

潘杰客:这个问题很好。但是在我回答之前,我先说一下我的称谓行么?因为我走到哪里都喜欢别人称我杰客(Jack),“潘总”听起来特别别扭,CEO也不舒服,“先生”么,既然咱们都是男的所以就不需要叫了。(笑)

我从电视媒体转到网络公司,首先有个概念就是我开始进入了企业界,而企业是以赢利为目的的。而国内许多互联网公司是以点击率高到一定程度通过广告来赢利,现在再以这种模式去运作互联网企业我看很多公司都要关门。所以我加盟贵人网第一概念是它必须是一个纯粹的公司,而不是一个提供信息,靠点击率来收广告费的互联网公司。

我之所以加盟贵人网是因为前几年我在上海东方卫视做一档专访世界名人和各国领袖的电视节目“21@21”。我“自以为”我做的理念都挺好的,非常超前和国际化。基于我长期在欧美学习工作经历,我想把国际化的理念带到中国来。请允许我“胡说八道”,我敢说中国媒体与国际接轨还相差几十年。我于是希望在精神文化层面让中国人与世界接轨。但是我太理想了,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现实把我的理想粉碎了,我投资的这家电视制作公司一共损失了1000多万。我们的团队都是哈佛的校友或国际化的人才,我们采访的都是世界各国的高端人物比如总统、总理、世界500强企业。国内许多一流的电视制作团队都坦承我们的节目制作水平非常高,而且能请到世界级的重量人物。但是我们的经营没有到位,是因为中国的市场不允许我们这样的电视节目生存,因为我们太超前了。

主持人:杰客(Jack),你刚才说你的理念太超前所以导致了在中国制作电视节目的失败,但是到底超前在什么地方?

潘杰客:我觉得在精神和文化上与国际接轨方面,走得比较靠前。举个例子,美国最火的电视节目是个中年黑人妇女,46岁的奥普拉•温弗瑞主持的脱口秀节目。它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电视节目,并且它是根据市场来量身定作而获得很大成功。但中国的很多节目都在模仿港台,而港台节目又是在模仿欧洲,欧洲的电视节目却在模仿美国。所以我们中国的电视如果多拿出一些经费直接去研究美国的电视节目,其实就是一种超前的理念。而我当时投资的电视节目就是美国电视节目的制作模式。

另外,中国的一些电视节目我个人觉得非常浮躁,急功近利。一些肤浅娱乐化的电视节目就是典型的例子。

主持人:杰客(Jack),给你一个挑战。从另外一面来说,你的理念太超前是否想过是你不太适应中国的国情,本土化还不够?

潘杰客:是的,有些方面确实如此。我做的节目太超前,我和认识的一些媒体精英就聊过,比如夏俊、于丹等人甚至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院长。他们都劝我不要做专访世界名人和各国领袖的电视节目“21@21”。我是“一意孤行”的人,最后还是直着的去做了。当时我的团队有30多个人,60%都是从国外招来的,而且都是外国人里的精英分子。除了我还有三个是哈佛毕业的。这些人按照我的思路来走一条国际化的道路,然后去找国际化的嘉宾——这些他们都做到了。但是在我团队里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懂得在中国本土去运作的人。另外一个,我们当时去找国际和国内的投资人都没找到,这也是我们在资本运作上的一个缺陷。但是我们的国际公关能力绝对不比国内任何媒体差,我们有优势的地方也有缺陷的地方,而缺陷导致了我们最终滑铁轳式的失败。

主持人:话说回来,你在中国投资1000万制作电视节目失败后,就准备从电视进入网络了么?这也是你出任贵人网CEO的原因么?

潘杰客:投资电视节目失败后,我就进入了彷徨期,在这期间一直在做国际论坛、大型活动和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其中我主持了“北京首届奢侈品展”,通过这个活动我认识了贵人网的董事长周铁山先生。在接触过程中我们谈了很多,因为我曾在奥迪汽车集团总部负责亚太区品牌经营,我的品牌理念获得了在场许多世界级嘉宾包括周铁山的认同,当然也可能是我“自以为是”。之后周铁山就不断用短信对我“进行骚扰”,目的是让我过去做贵人网CEO。我之所以会同意过去,其实并不意味着贵人网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否则我过去就没价值了,因为我进去就是要给贵人网带来全新的面貌和真正的赢利模式包括风险投资。

在进去之前,其实我咨询过很多人,对贵人网的各方面情况(包括财务情况)是非常了解的。我进去呢,是因为我觉得中国对精神和文化的追求是停留在表面上的,处于浮躁期。——这是我自己的感受,呆会你们可以彻底批评我啊。在这个浮躁期,如果我把国际化的、精神上的东西引用到中国来我想肯定会碰钉子。任何浮躁期关注的更多的是物质上的东西,不是内涵的东西和精神上的东西。所以在我思想深处有一个战略性的转移,如果我不想离开中国回美国或加拿大,那么我所做的东西就必须与物质有关。第二个我要做的事情,肯定未来要有很大的增长,而且这种增长可能是无限的。而国内奢侈品坦率的说应该是高端产品或较高端产品,我觉得发展潜力非常巨大。而且这两个理念是吻合的,因为高端产品是物质产品,触手可摸的产品,而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形成。换句话说中国目前有钱人的增长速度是世界任何国家比不了的。

另一面,周铁山先生的贵人网还有待提高和深化的地方与我头脑里一整套理念是100%结合的,或者说周铁山先生希望我脑瓜里的一整套想法在贵人网实施。所以最终在周铁山先生的盛情邀请下,我加盟了贵人网。

主持:具体来说你觉得你什么理念吸引了周铁山先生?你对贵人网又有什么全新的打算?

潘杰客:我现在就把我经营贵人网的主要理念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给我提些建议,包括风险投资商也在坐,其实主要是说给他听的。(笑)

我一到贵人网就提出了三个战略性的转变。第一是战略定位的改变。现在贵人网提出的口号是“奢侈品要打中国的民族品牌”——在我个人看来这是极度荒谬可笑的,因为中国现在并没有奢侈品。中国最奢侈的就是长城,但它是国家文物,故宫是奢侈品也不能卖。中国在任何一个行业里并没有奢侈品。我过去是做品牌经营的,在发达国家打造任何一个品牌至少需要30—50的年时间,经过几十年品牌打造之后,它还未必是一个奢侈品。比如奥迪,我在奥迪亚太区做了4年品牌总监,奥迪已经经历了100多年,但是除了奥迪A8,其它产品都不能定义为奢侈品。所以在美国、欧洲奢侈品至少是经过30—50年修磨和打造之后才有的。“中国通过3—5年打造世界级的奢侈品”这种说法是不确切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是绝对不可能的,3—5年最多打造一个国内知名品牌。所以我认为中国并没有奢侈品。我告诉贵人网的所有员工,我们第一个转移就是要从“民族化的奢侈品”的理念改变成“国际化的奢侈品”。奢侈品一定是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这些品牌的诚信度非常高。就是说从民族化、本土化改变成国际化,世界级的战略定位。

第二个转变…….我觉得说着说着我把我们的商业机密都给说出来了。(笑)但是知其然容易,知其所以然却是另外一回事儿。贵人网要从靠点击率获得广告收益的网络公司转变成网络电视(视频)公司(它与IPTV是有很大差别的)。也就是说将来贵人网就象一个顶级的奢侈品电视频道,在这个奢侈品频道下面可能会有上百个甚至上千个频道。比如说,领带频道、服装频道、电器频道等等。而这种频道的成本费用远比一个电视频道小得多得多。这就是贵人网未来的发展方向,由网络变为网络电视。——这是第二个战略转移。

第三,由现在提供信息的模式转变成提供服务的经营公司。贵人网要去给它的终端客户提供服务。这种服务包括各种增值服务。

主持人:很感谢杰客(Jack)的坦率,这是很可贵的东西。其实,目前现在中国很多中小型网站都面临着想靠点击率获得广告的赢利模式的生存危机,刚才你谈到了贵人网一个全新的赢利方向和战略调整,为了获得潜在风险投资者的认同,那么在管理上你给贵人网带去了什么改变?

潘杰客:我在管理上有过一点经验。但这次贵人网对我来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周铁山先生把我请去贵人网才一个多月,他并不知道我有管理经验。可能他知道我有一点点社会知名度,我又接触了许多世界级的企业家。将来也许在成立“贵人俱乐部”和吸引风险投资方面可以有点推动作用。

其实就我了解情况而言,贵人网以前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本土式企业,在管理上没有与国际接轨。举个例子,在我进入贵人网以前,周铁山先生并没有向我介绍过一句贵人网任何职工的情况。因为周先生身体不好,经常去医院,一天最多在公司呆一个小时或一个半小时(这是公开的秘密)。其实贵人网成立的第一天周先生就想找一个人去做CEO,而自己在家养病。所以周先生就没有时间深入到公司内部去了解情况。但是我进入公司一个星期之后,他又来公司视察的时候,他觉得“好象进入了另外一家公司”。他突然意识到,“啊,杰客你怎么那么善于管理?”因为他发现一个人在跟我说话(我们公司有几个残疾人,而其中有两个聋哑人),而这个人是聋哑人。他大吃一惊,“怎么你来了,连聋哑人都说话了!”我说,“他本来就会说话。因为他只是聋但并不哑。”——实际情况是这个聋哑人来公司一年半了,周先生却不知道他会说话。

另外,周先生说他以前对员工的水平和能力并不是特别满意,但我谈了一遍后,发现几乎所有的员工对周先生也有不满意的地方。有些员工甚至说,呆着就是因为还在发工资,她们就是想这样混着。任何时候不发工资了,大家也就散了。那是一种没有理想,没有未来,没有激情,没有自尊的工作状态。

所以我觉得,过去贵人网领导层缺乏与员工的沟通。而沟通和信任在企业管理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当我与每个员工沟通后我发现并不是这些员工能力和水平不行,而是老板与员工之间的沟通与信任没有建立起来,员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人与人之间只有给对方以充分的信任才能够很好的沟通,而很好的沟通又促进双方的信任。周先生曾经是靠每天发短信给属下安排工作,而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是单向的命令,而不是沟通。

管理并不是我的情节,或者说并不是我非要去做的事情。但是只要我看到不符合国际规范的地方,我都会认真的去处理。而我管理的手段和方法都在尽量靠近国际化,因为我从跨国公司哪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目前贵人网员工的积极性非常高,可是没有任何员工增加了一分钱工资。

主持人:你的理念周铁山先生认同么?如果没有充分的信任和放权你怎么办?

潘杰客:其实贵人网上面三个重大转变,在我去贵人网之前就已经与周铁山先生谈过。他跟我说,“你的任何想法都可以去做,我已经把贵人网交给你打理了。你甚至可以把这个公司的绝大多数人都辞掉,就留一俩个都行。”——现在的结局是,几乎所有员工都留下来了,而且人数还在增加。我们只辞退了一个,另一个自己辞职了。

认真考虑下来,我之所以去贵人网,是因为要做的事情是有实物的东西,而且要有无限的增长空间,而在这个平台上我又可以自由发挥——这完全符合我的发展理念。另外周铁山先生“白天不让我工作,晚上又不让我睡觉”,短信“骚扰”,诚心邀请,所以只好过去了。

主持人:杰客(Jack),你从电视到网络,最后看来也许你更适合去做企业的管理,实现更大的价值。

潘杰客: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可以与大家最后交流一个更深层次的东西。我是有信仰的人,不知道在坐的、比我小的人有没有信仰,反正我们这一拨人是已经有了。——其实我的信仰落脚点不是一个企业或一群人。最理想的状态是通过媒体去影响社会。但是我的理念太超前,所以没有机会在中国做到一定位置去影响社会。最后在现实的环境下,我选择企业也许更加现实和可行。但是,我的媒体情节和信仰是没有变化的,所以将来说不定在时机成熟时我会再次回到媒体上来。谢谢大家。

从这次的访谈中,我们不难看出,潘杰客不论是对于传统媒体还是电视还是网络,都是有着自己相当独到的见解的,尤其是潘杰客自己对于媒体的情怀,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所以或许我们能够看到不同载体上的潘杰客的表现,让我们共同期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