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直连尴尬的“中场战事”:第三方支付接入清算中心进度严重滞后
来源: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2018-07-03 09:14:02

6月30日是央行原本要求的“断直连”最后期限,但支付行业各方彼此心知肚明的是:如期完成这项任务是“不可能事件”。

“630断直连”指的是,2017年8月,央行发布的《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银支付[2017]209号文,规定所有支付机构必须在2018年6月30日之前接入网联,切断之前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在央行推动下,包括银联和网联两家清算中心、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参与到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断直连”中。

断直连尴尬的“中场战事”

央行规定的630日期已过,众多金融机构参与的“断直连”的大考却成为一场尴尬的“中场战事”。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近日,有多个支付机构收到断直连将会延期两个月的口头通知,但也有支付机构向记者表示,延期两个月也不一定能够完成断直连的任务,断直连需要制定新的时间表。

那么,这场尴尬的“中场战事”究竟各方战况究竟如何?

清算中心方面,根据央行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今年一季度,网联平台处理业务57.75亿笔,金额2.02万亿元,日均处理业务6416.86万笔,金额224.68亿元。截至6月底,共有462家商业银行和115家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平台。

银联方面,今年2月,银联也推出新一代无卡转接清算平台,主要功能对标网联,之后也成为央行默许的“断直连”清算转接平台之一,与网联共同承担断直连的重任。今年2月,银联在自己的官网称,已与包括17家全国性重点商业银行、180余家区域银行在内的主要商业银行完成联网。与包括十余家主要支付机构在内的上百家成员机构达成合作共识,其中70余家机构已经完成平台对接或正在开展对接工作。

两家清算中心已经加足马力对接银行与支付机构,央行旗下的两个清算中心银联和网联已经形成了实际上的竞争关系。今年3月,银联和网联纷纷在官方渠道发布双方总裁会面的消息,称将密切协作,共同为市场提供高效安全的清算服务,但很快也以双方的“互删公告”收尾,成为二者“微妙关系”的写照。

据界面新闻了解,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出于支付通道稳定、灵活、成本的方面,选择了既接入银联也接入网联的策略。

一家上海支付机构的高层负责人表示,选择网联或银联主要还是为了满足人民银行断直连以及跨行清算必须由清算机构处理的政策要求。两者的技术接口、商务合作模式都存在一定区别。例如,与网联的合作除了技术上要满足网联接口要求,目前还要与银行方逐一签订业务合作协议,约定费率等关键要素,虽然麻烦,但在费率方面有较大的自由度。然而,与银联的合作,技术上满足银联接口要求后,与银联签定业务合作协议即可,无须再与银行方逐一签约,但银联的缺点则是要保证发卡方的利益,支付费率较高。

第三方支付接入清算中心进度严重滞后

今年3月和4月,网联分别下发两份催促函(42号文、49号文),督促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

网联发布的《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渠道接入工作情况通告的函》(网联函【2018】049号)49号文件显示了网联方面的断直连进度:商业银行协议支付完成生产验证的比例达到74.46%,付款接入完成生产验证的比例达到30.74%,支付机构的则为93.04%和18.26%。但外界最为关注的网关支付,商业银行“无直连业务”的比例已经达到73.38%,支付机构这一数据仅为4.35%,大幅落后于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中,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银行弗恩有限公司、厦门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重庆富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进度滞后”被网联点名批评。

在对接断直连任务最为艰巨的支付宝、财付通两大支付巨头中,老牌清算机构银联也遇到了不小的难题。

今年4月,银联与财付通在微信支付条码业务方面展开合作,但这一合作仅限于收单一侧;此外,今年5月,银联与支付宝的合作却成为一场闹剧——双方在公告合作之后又迅速撤下。

在支付机构方面,断直连任务最为艰巨的支付宝、财付通两大支付巨头对断直连的进展一直以来的策略便是“避而不谈”。除了两大巨头之外,获得相对利好的众多中小支付虽然对“断直连”态度积极,但实际情况也并不乐观。

上海一家支付公司负责对接清算平台的业务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与网联银联平台的对接工作不仅涉及自身工作,还涉及与网联、银联业务系统对接,以及和银行商户洽谈重签协议等工作,需多方参与配合,技术和业务协调工作量都比较大,相关工作总体进展顺利,已向市场推出部分能适用网联和银联的新支付产品。”他补充道,“目前各项工作按计划推进顺利,断直连基本不会影响现有业务。”

从2016年7月网联筹备工作正式开始至今已有两年,虽然进度已经严重滞后,但央行对于支付机构的严监管决心却不容质疑。截至今年上半年日,2018年以来央行系统针对第三方支付公司违规行为开出了52张罚单,总罚没金额达3000万元,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而对于众多众多支付机构来说,无论是网联上线、备付金全额缴纳,逐渐将使得支付机构在金融渠道能力回归同一起跑线,过去以支付通道服务为主要业务的支付公司必将面临产品同质化问题,不能再以低成本的通道费率和通道数量实现差异化竞争,这将倒逼一些支付企业通过产品、业务及服务创新保证持续发展和盈利。

连连支付首席执行官潘国栋表示,未来支付行业仍有很大空间。在他看来,未来支付行业会逐渐形成三大市场:第一个是C端用户支付市场,其次B端企业级支付服务市场,第三个是跨境支付市场。这三个市场都拥有足够广阔的发展空间,也将决定“断直连”后支付行业的整体走向,尤其后两个市场属于新兴蓝海市场,潜力无比巨大。

猜你喜欢

新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