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慧球科技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投资者不懂 交易所也不懂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6-08-16 09:21:24

Pbu474339_02.thumb_head

最近多次公开“叫板”上证所的慧球科技,怪象频出。除了不愿公布举牌方,最新还上演了实控人“罗生门”的戏码——一方是咬定已退出的“实控人”顾国平;一方是坚称实控人未发生变动的上市公司,到底谁在掌控慧球科技?

不可否认的是,顾国平的淡出,将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带来一些影响,公司未来走向何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拨开迷雾。

原本股权就极度分散的慧球科技(600556,SH),在遭遇“入侵者”举牌后,又在近日上演了一出实控人陷“罗生门”的戏码。

直到昨日(8月15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慧球科技董秘陆俊安都坚称,原第一大股东、实控人顾国平是公司实控人,并表示“在公司没有公告发生变更之前,还是跟之前一样。”

但顾国平近日多次对外宣称自己已退出慧球科技,已非实控人。

另一方面,匹凸匹(原名多伦股份)原实控人鲜言宣布出任慧球科技证代一职,也引发市场一片惊呼。有媒体报道称,鲜言目前已实际控制公司。

实控人成谜,举牌方、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瑞莱嘉誉)又有着怎样背景?慧球科技董事会不愿公告举牌方进入、并在董事会否决相应议案试图阻击举牌方的背后,目前是谁在掌控上市公司?不光投资者直呼看不懂,监管层也多次发函问询。

“鲜言不是公司高管,也不参与经营和决策,只是负责信息披露。”陆俊安昨日向记者表示,其否认了鲜言控制公司的说法。

●公司实控人是谁?

自今年初慧球科技实控人顾国平的持股出现爆仓后,这家公司就开始成为市场焦点。近日,因多伦股份原实控人鲜言出任公司证代,慧球科技再次被舆论广泛关注。但亦有媒体报道指出,慧球科技一位离职高管称,鲜言目前已实际控制公司。

从慧球科技的股东构成来看,顾国平今年初还持有公司8.69%股权,为实控人。到目前,顾仅持有1.8%股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当慧球科技一再强调公司实际控制人仍是顾国平时,顾国平本人却对外否认。

据《国际金融报》8月10日报道,顾国平强调,其已退出慧球科技,且已向交易所澄清。顾国平还透露,手中还有600万股慧球科技的股权,目前不能出售,他本人已经完全不能控制慧球科技。实际上,近日多家媒体都报道称,顾国平坦承自己已非慧球科技实控人。令人意外的是,慧球科技在8月9日的公告中依然坚称,“顾国平先生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对公司董事会具有重大影响。”

昨日,陆俊安回应记者时,其表述为“你跟相关媒体核实,我这里没有这些信息。”他随后表示,在公司未公告实控人变更之前,还是跟之前一样。

从慧球科技公告意思来看,顾国平仍然通过董事会控制公司。但记者梳理发现,原本与顾国平关联、由上海斐讯高管出任慧球科技的董事们今年来已相继离职——今年1月,公司董事、斐讯通信CEO郑敏离职;5月,张凌兴和王忠华两位董事也离职;7月,顾国平宣布离职,卸任董事、董事长等职。

目前,慧球科技董事会5席,分别为董文亮、温利华、刘光如、李占国、刘士林。其中,两位非独立董事分别为新董事长董文亮、董事温利华,两人均为“85后”,此前并无斐信通讯相应工作背景。而李占国和刘士林在当年尚未更名为慧球科技的“北生药业”时期就已经为公司的独立董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瑞莱嘉誉今年7月底以十分接近5%的持股比例晋身慧球科技第一大股东,但慧球科技此前却一直拒绝瑞莱嘉誉要其披露股权变动的请求,直至上证所介入。

●举牌方代表着谁?

在顾国平丢掉大股东位置后,“入侵者”瑞莱嘉誉引起了多方关注。

8月15日,在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荣超大厦4楼,《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瑞莱嘉誉和深圳市陆家嘴财富理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家嘴财富)共同租用一套办公室,前台的墙面上标有两家公司的名称,但是前台只有一名接待人员。记者表明身份后询问两家公司是什么关系?该接待人员表示“就是在一起办公”。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神秘举牌方瑞莱嘉誉疑与丰煜系刘峰等关联,监管层也因此问询,要求补充说明二者是否存在关联。

8月14日晚间,瑞莱嘉誉回复问询函称,公司无实际控制人,也没有一致行动人,与丰煜系、刘峰、陆家嘴财富、鲜言之间不存任何关联和利益关系,且所持慧球科技股票6个月内不减持和转让。

为何与陆家嘴财富同用办公前台?瑞莱嘉誉在回复函中表示,瑞莱嘉誉的普通合伙人暨执行事务合伙人深圳市前海瑞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莱基金),与陆家嘴财富的办公场所相邻、共享前台办公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15日,瑞莱嘉誉分别向北京州际田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州际田野)等合计借款6亿元。8月11日,瑞莱嘉誉与州际田野又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书》,约定由张琲向州际田野转让其持有的瑞莱嘉誉认缴出资份额,并将瑞莱嘉誉的认缴出资额增加至6.05亿元,而州际田野不参与瑞莱嘉誉的任何投资和经营决策。

与此同时,按照瑞莱嘉誉的回复,其所持慧球科技的1900万股是州际田野分两次通过大宗交易转让给瑞莱嘉誉的。而1900万股占慧球科技总股本的3.85%,超过一季报中第一大股东吴鸣霄,但州际田野并未出现在慧球科技一季报十大股东之列。如此看来,州际田野有可能是慧球科技7月7日复牌之后买入,并于7月21日、22日卖给自己的借款方,中间做一个短线操作。

瑞莱嘉誉并未披露州际田野与其买卖慧球科技股权的缘由。

昨日,瑞莱基金董事长张琲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上证所还要求我们补充一些公告,最新的回复要等公告,需要大约一周时间吧。”

●董秘否认鲜言控制公司

对于举牌方,慧球科技的态度已然十分明确。瑞莱嘉誉持股后,曾要求上市公司予以公告,却遭拒绝。随后,慧球科技董事会会议,也否决了披露瑞莱嘉誉持股变动的相应议案。

谈及目前公司管理层对举牌方的态度,陆俊安称,“你从我们的公告里和给上证所的回函态度应该可以看出来吧。”陆俊安还称,公司董监高和瑞莱嘉誉之间是没有关联关系的,其完全是一个外来股东。“我们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日前,原多伦股份实控人鲜言成为慧球科技的证代,有报道援引原慧球科技高管的话称,上市公司已被鲜言控制。

相应“巧合”还包括,慧球科技最新成立的子公司,有名称、注册地与鲜言旗下公司类似,与瑞莱基金还在同一栋大楼。

今年7月29日,慧球科技发布公告称,拟投资设立科赛威供应链(湖北)有限公司、科赛威智能(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赛威智能)等5家全资子公司。

其中,科赛威智能的注册地址为深圳市荣超大厦,就在瑞莱基金楼上。记者在荣超大厦5楼走访发现,该楼层并不存在名为科赛威智能的公司办公,且大部分房间都在闲置或装修之中。记者询问保安和物业人员得知,5楼目前不存在名为科赛威智能的公司,但是不确定后续是否有这家公司搬入。

上述“重合”点自然遭到监管层关注,慧球科技连抛两个“纯属巧合”回应上证所。公司表示,科赛威智能与瑞莱嘉誉注册地同在一栋办公楼纯属巧合,两者并无关联关系;而新设立的多家子公司与匹凸匹原董事长鲜言控制的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音译相同也是纯属巧合。

对于鲜言,慧球科技曾披露,看重其有抵御“野蛮人”经验。昨日,陆俊安表示,确实与此相关。他同时否认鲜言目前控制公司的说法,“鲜言不是公司高管,也不参与经营和决策,只是负责信息披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