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导基金增长迅猛,或成区域产业发展主要手段
来源:榕城网 发布时间:2022-06-23 17:05:14

记者在2022年6月17日举行的“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新变局研讨会暨北京市副中心产业引导基金LP&GP发展论坛”上了解到,目前中国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管理资产规模已超15万亿;2021年募集完成近7000支基金,规模超2.2万亿,这其中政府引导基金、国有产业资本对于创投基金的支持力度已达70%。

“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新变局研讨会暨北京市副中心产业引导基金LP&GP发展论坛”由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指导,北京首钢基金有限公司、北京通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主办,北京首钢产业投资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承办。

通州区委常委、副区长苏国斌,通州区金融办党组书记、主任李俊霞,首钢基金总裁张建勋,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符星华等政府引导基金、主流投资机构、产业方等代表参加了此次论坛,并做主题发言。论坛还吸引了超过300家机构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交流思想,碰撞智慧,共享机遇,共谋合作,共赢发展。

政府引导基金或成区域产业主要发展手段

在首钢基金母基金业务管理合伙人侯琳主持的“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新变局与新探索”云端论坛中,通州区人民政府区长助理、政府特聘专家林巍,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艳在观察政府引导母基金发展趋势时,均提到了“未来可能成为区域产业主要发展手段。”

王艳认为,政府引导基金以往更多的是作为财政的一种补给方式,随着基金规模的增长和参与度加深,以及行业人才发展等因素支持,未来可能的趋势是从财政补给手段变成区域产业的主要发展手段,也是未来产业政策落实的有力工具。

“政府在这方面投入越来越大,规模越来越大,从补充手段变成主要手段之一,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变化。”政府特聘专家林巍表示,“从整个行业规模看,2020年的3600亿,到2021年的6900多亿,这是非常让人惊讶的一个行业变化”。除了行业整体规模扩大外,单支千亿政府引导基金已不再是神话。

事实上,政府引导母基金提速、扩规模早已有迹可循。

今年3月,“要发挥重大项目牵引和政府投资撬动作用,充分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已有京津冀、山西、河南、山东、安徽、湖北、江苏、福建、广东、浙江等多地的百亿母基金相继诞生;今年以来,全国至少又有15家百亿母基金设立。

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清科研究中心总经理符星华在论坛上公布的一则数据则进一步显示了政府引导基金在区域经济产业发展上的引领和带头作用: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国内已经设立的政府引导基金,预期规模达13万亿,侧重布局在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芯片半导体、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有效带动了产业集群快速发展。

符星华还表示,2015年是政府引导基金的元年,在经历了快速发展后,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开始寻求第二波发展曲线,2022年将是政府引导基金的又一个发展大年。

政府引导基金虽火却不易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设立的百亿元母基金已超15只,与前几轮母基金普遍由省会级城市设立相比,这一轮母基金主要由地级市、区县级政府出资。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将引导基金作为招商引资、振兴经济的重要手段。近两年政府引导基金的另一个显著变化是,政府出资比例已从过去的20%、30%上升到最高70%。

在论坛上,多位专家及从业者表示,虽然政府引导基金揣着大量资金在市场保持活跃,“看上去很香,却也很不容易。”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符星华提出的“既要又要还要”的论断得到了与会嘉宾的广泛认同。

她认为与传统市场化母基金以财务投资为最核心要素相比,政府平台背景的母基金目标归纳起来是“既要又要还要”“既要基金产业的发展,又要实体经济的带动,同时财务性回报的要求在最近一两年也进一步提上来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难的工作。”

但符星华同时也表示“在过去的8年,我们的政府引导基金非常好地完成了‘既要又要还要’的目标”。

通州区区长助理林巍博士分享了北京城市副中心产业基金在这方面的探索和创新。

他首先介绍了副中心产业引导基金成立的两大背景:第一,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去年8月发布的《国务院支持北京城市副中心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从国家层面为副中心的发展制定了综合性支持政策。由国务院来发布支持一个地级行政区的政策非常少见,目前只有雄安新区和通州拥有这样的荣誉。第二个背景是北京自贸区的设立,副中心要建设成为自贸区里更开放更国际化的区域。

这两大背景驱动副中心要大力发展的产业,这就需要成立产业引导基金,并通过资金和对企业的专业判断能力来高效地引入高质量企业。

“母基金的这种‘既要又要还要’的目标很有挑战性:既要通过母基金来引入企业发展重点产业,又要通过母基金吸引子基金落地、推动基金业的发展、增加金融业增加值和税收,还要有好的财务回报。这几件事情要同时做到挺难的,非常考验基金管理人的专业能力以及他们和政府和LP的沟通交流能力。”

“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我们选定的GP(首钢基金)在平衡好三个目标方面经验丰富,与区政府沟通交流通畅高效”。

苏州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业务合伙人刘豫莎认为基金的财务回报与产业引导的目标并不冲突,很多时候被投基金和被投项目需要政府资源倾斜。产业龙头、政府财政资金、社会资本结合在一起做好产业集群的培育,才能达到共赢。

政府引导基金迎来首轮集中退出

将推动S基金发展

统计数据显示,在前期低调发展十多年后,2015-2017年,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呈现井喷式增长,其中半数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也都是在这三年集中成立,多数基金设立7年存续期。也就是说,按时间计算,政府引导基金将在近两年里集中到期,迎来首轮退出潮,退出压力已成为困扰许多引导基金的难题。

深创投政府引导基金管理部总经理孙斌认为,如何退出已经成为各地政府引导基金面临的比较重要的课题和难题。“我们现在也做一些设想,比如说考虑设立S基金来承接份额,或者通过一级市场等方式予以解决。我们计划与一些高校进行课题研究合作,希望能够在这方面探索出新路子,使政府引导基金能够循环滚动地使用起来,从而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符星华则直接表示,目前股权投资二手份额交易市场的试点推出,将会极大地带动S交易和S母基金的发展。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12月,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在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北京市成为国内第一个获得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资格的地区。

2021年6月,国内首个基金份额转让交易的指导意见发布,明确了国资基金份额转让和退出路径、探索建立基金份额登记备案和出质服务体系,并表示支持国资相关基金份额进场转让。

2021年11月,上海将成为继北京之后第二个试点私募股权基金二级市场交易平台的城市。

除了北京、上海获批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以外,多地也纷纷抢抓风口机遇,出台政策规划探索S基金发展。通州区金融办党组书记、主任、一级调研员李俊霞在论坛上表示,通州在全国率先推出支持S基金、REITs基金发展的政策组合,在基金募集、交易结算、份额转让、资本市场退出等环节对各类参与主体给予全方位支持,促进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融合发展,助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政府引导基金是工具、是抓手,为创业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扶持企业发展,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从而推动经济不断发展。首钢基金作为桥梁,将围绕副中心产业引导基金LP与GP关系,以论坛、研讨会、座谈会等多种形式,呈现丰富的交流主题,将政府、社会出资人、投资机构、企业、金融平台等相关方链接到一起,构建大生态,共话大发展。

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