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是当代中国的一道思考题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发布时间:2015-11-18 16:16:01

自从党中央霹雳手段反腐以来,商人牵出官员、官员吐出商人的案例数不胜数,“政商关系”由此也顿然成为一个舆论“热词”。特别在民营企业家群体里,热烈讨论时,许多人对政商关系的理解,还下过独具见解的不同定义,譬如“只谈恋爱不结婚”“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等等。其中,借喻固然精妙,但也反映出时下中国,民营企业家对于如何处理好政商关系,确实存在诸多不可言的苦恼。

政商之间的关系,若建立在权钱交易、彼此互惠的基础上,那是断然不可取的,无论过程何等“辉煌”,其结局总无外乎“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特别近年来,看到那么多官员和商人的垮台,大家对此应该都有深刻共识。但是,商界人士如果从消极方面吸取教训,一反其道,与政界人士绝不保持任何关系的话,说老实话,那也是不现实、不可取的。因为无论是商道还是政道,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职业,彼此鸡犬之声相闻,怎么可能老死不相往来呢?因此,问题的关键还是要解答好一道“当代中国的思考题”:政商之间到底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才算是正常的、健康的、有益的交往?

经常听到一种议论:西方的政商关系很简单,为什么中国的政商关系会这么复杂?公平地说,官商暗中勾结,其实也是一种世界性的腐败行为,西方也有。只不过大体而论,西方的政商关系相比东方来说,算是简单得多,也清明得多。个中原因很多。首先,中西方商道诞生时彼此所处的生长环境就不同:古罗马时代的商道就有商业文明的基础,并不全然依附于政界运作,商家凭借一己聪慧加勤劳足矣;而中国古代商道则相反,一直是亦官亦商、官商不分。特别是明清两代,一方面严谕官员经商,一方面对商家又严加管束。由于官员“牧民”的权力无孔不入,商家无不附官以牟利,致使政商之间的关系更是扭曲。官员的致富老谱,总是招揽商家为心腹,视商家为捞金的“白手套”。而商家要发财,则视攀附权贵为“终南捷径”。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清末“商界头马”的胡雪岩和盛宣怀,一个投靠左宗棠,一个攀附李鸿章,世人皆曰“红顶商人”,就是形容他俩都是以商入仕,继之仕而暴富的角色。

直到今天,虽然中国的经济社会环境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由于远没有建立起政治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完整价值观链,历史的遗传因子仍在作怪。譬如政府权力仍然过大,政企不分的惯性运行,常常容易导致政商边际模糊。本该交给市场的东西把控在政府手中,自然就会衍生巨大的寻租黑洞。有些急于巧取豪夺的商家,也心存邪念,钻缝入隙,与党内腐败分子相勾结,主动入怀,投其所好,大发不法之财。一言之蔽之,利益相连的政商关系就是:你把我当成“摇钱树”,我就把你当成“黑后台”,彼此间的关系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堕落。中纪委查办案件时,之所以屡屡“挖出萝卜带出泥”,相关的政商人物一揪一大串,就是这个原因。

现实生活中的政商关系虽然被人诟病多多,但是要理顺也不是“蜀道难,难如上青天”的事情。在笔者看来,凡事要抓“牛鼻子”。理顺政商关系的“牛鼻子”,无非是两大要务:一是要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各级政府要加强制度建设,完善运作体制,要有力度的简政放权,科学厘清政府有所作为的边际,要以一视同仁的服务为主旨,为政廉洁,透明施政,而不是大包大揽,把本该由市场调节的事情全部攥在手中,这样就能从根本上消灭官员的寻租空间;二是要教育和引导广大商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们把精力放在“向创新要财富,向管理要效率”,而不是把目光停留在“跟人、附势”上。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就是取财、要凭真本事,心地光明磊落,晚上睡觉才能安生踏实。

作为民营企业家来说,要对“如何处理政商关系”的这道“当代中国思考题”给出正确答案,最重要的前提是“明乎大势”。何谓“大势”?推进改革的大局就是“大势”。任何有利于改革的事情都要尽心尽力去做,任何有害于改革的行为都是不明智之举。只有改革大潮澎湃不止,民营企业才能奋进无涯。

改革途中的商道之路上,当然有许多诱惑,越是致命的诱惑,越是有损于改革。自觉抵御诱惑的定力来自何方?我认为,只能来自一种发自内心的认识。

笔者常以“为人当以贪、嗔、痴为戒”来自律:贪为障,有障则不明;嗔为怨,有怨则不智;痴为迷,有迷则不慧。世称此为“三毒”,立身处世当以灭这心底“三毒”为要。笔者经常扪心自问:自己之所以能攀登上一个他人难以企及、甚至连自己以前都无法想象的事业高峰,平心而论,全部得益于改革开放创造的历史机遇。如果没有党中央在经济领域的勇敢探索,哪有我们民营企业家的成就。我们个人的命运起伏,实际上一直与党运的起伏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因此,任何有损于、有害于改革大局的事情,即便利益诱惑如莲花,也是不能去做的。

身列商家,自然要多交朋友。无论同道中人还是政界人士,彼此相交都要讲原则。笔者常用两句话来自勉:一是要以正直的君子之范立身,二是要以热情的朋友之心待人。特别在私人朋友圈中,要以做好“三友”为准则:一曰“诤友”,善则同行,偏则相劝,言直为诤;二曰“畏友”,为人处事要有正能量,“友道”贵在道义相砥、过失相规;三曰“益友”,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民营企业家的社交圈里,不可能没有各个层次的领导。政商人物的彼此交往价值,最重要须牢记《论语》上的话:“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意思就是在朋友间,为公须求直、为私要多谅,彼此以分享广闻博识为乐,绝不能蝇营狗苟,违法乱纪,害人害己。

笔者认为,要构建新型的政商关系,当把这“三友”的价值观处于置顶地位。只要真心践行,不仅大可不必视政商关系为畏途,也不必愁彼此间不可交、不可深交!

是为一己管见,求教于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