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中国海关打击洋垃圾 新时代虎门销烟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18-05-23 08:15:59

今天凌晨6时,刀哥刀姐还在睡梦中时,一场集中打击“洋垃圾”走私的特大战役已经打响。

从天津、大连、沈阳、哈尔滨、上海、南京、宁波、福州、南昌、长沙,到长沙、广州、深圳、拱北、汕头、黄埔、昆明、乌鲁木齐,25个直属海关出动警力1291人,分成行动小组212个,在北京等17个省(区、市)同步开展收网行动。

行动一举打掉涉嫌走私犯罪团伙39个。截至9时,已查获废矿渣、废五金等各类走私废物13.7万吨,查证走私废塑料、废矿渣、废五金共60.65万吨,抓获犯罪嫌疑人137名,获取了大批走私证据,查扣、冻结了大量非法资金。

跟随海关办案人员的记者在一家仓库内发现,一些印有日文、韩文、英文、泰文标识的废旧铝罐、铜线、五金废料,有的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表面残留着粘稠状不明液体。

如果没有中国海关的雷霆行动,这些“洋垃圾”就要流入那些没有环保资质,没有污染处理能力的缺德加工厂、无良小作坊,污染中国的天空、土地、江河,损害中国人的健康。

打个未必恰当的比喻,这就是新时代的“虎门销烟”。

自今年1月1日,中国全面禁止进口“洋垃圾”之后,一些过去被人忽视的真相逐渐暴露出来。

一,在西方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梯度分工体系中,在垃圾处理这一环上,中国近三十年来一直处于收垃圾的最底层,而且是最大的那一个。

中国以往每年从国外进口的洋垃圾,每年在4000万吨左右。大家可以想象一下,4000万吨垃圾,是多么巨大的存在。这些本该在发达国家被焚烧填埋的垃圾,成为成千上万中国人的生计所在。这是一个颇为令人心酸的现实。

中国刚加入全球生产链的时候,只能接下这类最低端的分工。洋垃圾进口与处理在中国成为一个相当规模的产业。客观而言,这对中国的发展,还是做出了相应的贡献。

然而,代价也是巨大的。

根据统计,2016年中国非技术岗位的平均年工资只有美国同类岗位工作的1/4到1/5左右。而吃垃圾回收这口饭的从业者有300万到400万人,其中大多没有缴纳医疗和养老保险。

处理“洋垃圾”要用到的各种高强度的酸夹带着铁、铅等物质被源源不断地排入河流,无用带有毒的废物被直接焚烧。2009年,“洋垃圾”的集中地广东汕头贵屿镇卫生院通过对一辖村进行体检发现,全村80%以上的中小学生患有呼吸道疾病,5名学生患有血癌。2011年的调查发现,当地25%的新生儿铬超标。

当中国的经济跃上新台阶之后,对这类产业的扬弃已势在必行。

二,原来,发达国家所谓先进的垃圾处理,就是把垃圾运到中国来。在搜索引擎当中输入“国外垃圾回收”“国外垃圾经验”这样的关键词,你就能看到大量写于2018年以前的文章(有趣的是,“洋垃圾”禁令后,这类文章好像也不再产出了),介绍欧美国家垃圾分类填埋技术是多么先进,欧美人垃圾分类和处理的意识是多么植入灵魂,一些“公知”文章还一定要捎带鄙视一下“丑陋的中国人”。

然而讽刺的是,“洋垃圾”的遮羞布揭开后我们发现,欧美的蓝天白云,不过是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垃圾的结果。在中国对“洋垃圾”说“不”后,发达国家垃圾堆积成山没人收,成了这样。

和这样。

“垃圾失控”陆续登上美英韩日澳等国新闻头条。伦敦的星巴克这才想起来,好日子该到头了,买一次性咖啡杯要收费了。

三,西方环保理念的伪善。他们一边高呼环保,一边却产生着全世界绝大多数的垃圾。他们一边维持国内环保高标准,一边还要养着一群环保组织给他们树道德牌坊,为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垃圾找借口。

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之后,这些平时天天把环保挂嘴边的国家都变了脸。美国政府官员更蛮横地表示,对中国决定停止接收“洋垃圾”表示“关切”,中国限制进口可再利用商品“严重干扰了全球废旧物资供应链”,“要求”中方立即停止实施有关措施。

“虎门销烟”不仅要抗击外敌,还有“内鬼”。

先讲个例子。广东陆丰碣石镇是多次被媒体曝光的洋垃圾服装集散地。

2009年就有报道披露,碣石新饶村洋垃圾服装店密如蛛网,每家都明目张胆地销售着旧服装。当地曾出动公安、工商等进行为期数月的清理整治。

之后的故事又是一轮熟悉的重复。

旧服装生意在碣石依然如故。2017年3月,海关在碣石捣毁了一个走私进口旧服装的窝点,多达96吨的进口旧服装被锈迹斑斑的铁丝捆绑成堆,包装袋上的英文字母清晰可见。

旧服装生意如此顽固,久灭不绝,足见其中的利益丰厚。

叨姐简单算了笔账。一般来说,以旧服装为主的洋垃圾进口价是一吨一两百元,之后经过层层分拣,大概可以按照1元1斤的价格出售。到了类似碣石这样的二级集散地,衣服会被再度分拣,如果整包卖,10元1斤。如果经过单独修补、翻新等处理后再卖,大多每件可以卖到4元到10元。等从碣石流向各地后,旧服装的售价在10元至200元不等。据说,电商上一些打着“外贸尾单,只此一件”等“新衣”很可能也是这类洋垃圾。

从论斤卖,到以件议价,洋垃圾衣服的价格倒一次手就能翻几番。赚钱如此简单而暴利,一旦上手,难以舍弃。

其他废矿渣、电子垃圾、废药物、医疗废物、废旧轮胎等的利益链条也类似。

三十多年来,国外已经形成了专门给中国供货垃圾的公司,这些洋垃圾供货商的收入主要来自所在国政府支付的垃圾处置补贴,大概在每吨400美元至1000美元。运到中国,加上运费每吨的成本也只有10美元至40美元。而且,国内接收方还会支付一定数额的垃圾购买费。

再之后,就是数个和碣石差不多的故事。比如,中国烟台路旺村擅长处理废塑料,广东汕头贵屿镇、清远龙塘镇、南海大沥镇都曾是电子洋垃圾村。

从洋垃圾供货商,到国内接收方,再到碣石这样的分拣商,最后是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卖家,分工明确,每个环节都有不菲的经济利益,导致这些洋垃圾在国内始终难以被连根拔除。

2018年以来,全国海关已针对“洋垃圾”走私开展了3轮高密度、集群式、全链条的集中打击,全力封堵拦截“洋垃圾”走私入境,共刑事立案25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49个,打掉走私犯罪团伙81个,查获废矿渣、废五金等各类走私废物21.7万吨,查证走私废塑料、废矿渣、废五金共93.31万吨。

对历史上的虎门销烟的对错,在国内外史学界上一直有一种争议,是鸦片当时在“先进的英国”是药不是毒,林则徐的强硬行为破坏贸易规则,引来了随后的列强干涉和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为了不给这种歪理邪说以一丝机会再缠上“洋垃圾”禁令,看看由全世界150多个国家共同签署的《控制危险废料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吧,据规定,明确要求各国应尽可能将垃圾处理尤其危险废料处理在本国范围内解决。

也就是说,转嫁这种垃圾处理责任,既有违国际规则,更不符合国际道义。

当然,美国没有签署《巴塞尔公约》,而且它就算签了也能退。

发达国家之所以能维持过去的链条,客观上占了一点历史的便宜,它们正好利用了不同国家工业化的“时间差”。

但这种链条毕竟不可能长久持续。虽然垃圾处理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但是中国已经迈出了宝贵的第一步。到这个时候,发达国家也该好好开始考虑环保改革了,他们拥有更多资源和先进技术,理应在本国范围内,更好地处理和解决垃圾问题,并尽可能在这方面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也应继续提高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拒绝污染和垃圾的跨国转移。

只有这种共同努力,才能让大家都生活得更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