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财险前6月保费增速显疲软,违规私改协议保额缩减98%遭监管点名
来源:蓝鲸财经 发布时间:2020-07-30 15:37:48

年内频频因违规使用备案条款、费率被罚的太平财险,近日,又因相关问题被监管单独通报。

此次,监管明确指出,太平财险违规修改补充协议,导致二手车融资项目贷款履约保证保险保额缩减至仅为原备案条款的2%,1.68亿保额变为348万,上亿保额变零头,严重侵害消费者的合法利益。业内认为监管点名,释放的是一个合规经营的信息,要求保险机构按照报送的条款、费率进行承保,执行好报行合一。

但对于太平财险而言,所面临的问题还不仅限于此。2019年,太平财险出现车险增收不增利,以及前4大非车险承保亏损加剧的窘境;在2020年转型升级任务推进期间,太平财险完成新一轮掌舵人更替,但上半年保费收入同比增长2.04%,不及去年同期增速,也远低于财险行业7.6%的增速。对此,业内对蓝鲸保险解读称,车险的新车增量保费呈下滑趋势,存量业务在行业费改下也有压力,增速出现下滑趋势,这在业内或已有预期。

补充协议暗藏“陷阱”,太平财险1.68亿保额变348万

7月28日,银保监会消保局点名太平财险,通报太平财险通过补充协议更改备案条款,将一款贷款履约保证保险的保额缩减至原来的2%,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通报指出,2015年11月,太平财险上分与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租赁公司”)签订《二手车商融资项目贷款履约保证保险合作协议》,双方同意在此协议下进行业务合作。

《协议》规定,租赁公司向有二手车辆库存且具有融资需求的车商提供融资服务,车商向租赁公司支付租金;为保证车商履行支付租金义务,租赁公司向太平上分购买贷款履约保证保险,并直接支付保费。

在该款保险产品中,车商是投保人,租赁公司是被保险人。保额为贷款本金加利息,保险期间为贷款期限(一年期),费率为2%。

自2015年11月至2018年4月,太平上分累计承保保单1289笔,保费收入合计739.51万元,保险金额合计4.69亿元。这一阶段太平财险的承保,尚属于合规动作。

然而,2018年9月,太平上分与租赁公司再次签订一份补充协议,修订了累计赔偿限额。补充协议所称的项目累计赔偿限额为实收保费的110%,但这与2015年太平财险备案的保险条款——列明的贷款本金与利息之和对比,保额大幅缩减98%。

自补充协议签订同月开始,到2019年3月,太平上分累计为59位投保人承保保单201笔,保费总额达316.64万元,保险金额合计1.68亿元。

但若以补充协议约定,太平上分实际承担的保额变为实收保费的110%,即348.3万元,二者差额近1.65亿元。

对此,银保监会表示,“此举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依法求偿权等基本权利,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将严格依法依规对太平财险进行处理”。

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指出,“如果该补充协议是通过比较隐蔽的形式向消费者告知的,如续保时,消费者通过网络协议中小窗口默认勾选途径签署协议,实际将有损消费者权益;消费者认可这份补充协议的前提下,如果保费与保额设置不合理,出现明显增加投保人负担的这类条款,可能会被监管宣告无效”。

同时,徐昱琛表示,“补充协议签订后,保额只剩下原来的零头,监管对这类重大条款出现较大出入的问题抓得较严。此次点名,释放的是一个合规经营的信息,要求保险机构按照报送的条款、费率进行承保,执行好报行合一”。

年内,平安产险、中华财险等也因类似问题被点名。4月,平安产险南通中支因向投保人出具的保单中载明的“保险责任”分别有3个版本,与在银保监会备案条款责任存实质性差异,最终,平安产险公司及相关负责人被罚合计17万元。中华财险自2019年5月以来,保证保险投诉集中爆发,其中一项原因也是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

年内吃下24张罚单,报表失真、违规使用备案条款成主因

事实上,未按规定使用备案或批准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这也是太平财险年内被频频处罚的原因。

当然,从其罚单情况来看,太平财险触及监管红线既有与此次点名类似的问题,也有报表不真实、虚列费用、提供虚假材料、业务弄虚作假等其他问题。

据蓝鲸保险粗略统计,今年以来,太平财险吃下24张罚单,合计处罚25人,被处以罚金合计479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编制虚假报表,未严格或违规执行经备案的保险费率、条款两个不同处罚原因,却在太平财险分支机构违规案件中同时出现。

举例来看,1月,太平财险宿迁中支被罚60万。一笔68.2万元的支出被实际用作手续费,但列支在费用明细表中职工工资及福利费科目;另一笔11.43万元的支出实际为手续费,但却被计入2019年5月资产负债表中其他应付款科目。同时,太平财险为某公司投保的团体交通工具意外伤害保险存在未严格执行经备案的保险费率的问题。

5月,太平财险渝分也因上述两大问题被处罚。首先是突破经报批的条款费率问题,2019年1至3月,太平财险渝分在报批的手续费之外支付“蓄客加佣”304.4万元,使得新、旧车突破报批条款费率,实际均按38%的比例支付手续费,列支在“营业费用-服务费”科目下。其次是编制虚假财务报表,太平财险渝分延迟入账服务费48万元,造成2018年财务报表中车险业务少计成本,多计利润。

对于保险公司业务造假问题,近期,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表示,不如实记载业务,或不是误操,大概率和业务考核压力有关系。

2019车险增收不增利,上半年保费增速略显疲软

作为中大型险企的太平财险,公司经营“盘子”更大,也意味着管理更复杂,合理处理好分支机构经营合规性问题更临挑战,但风险内控能力还需进一步提升,以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助力营造行业良好经营环境。

不过,对于太平财险而言,所面临的问题还不仅限于此。业务层面,近年来,太平财险在推进深化转型,在强化车险主业的同时,发力非车险业务,但2019年车险陷入增收不增利,非车险承保亏损加剧的窘境。

数据显示,2019年,太平财险车险业务保费为197.37亿元,同比增长6.44%,占总保费收入比重为72.72%,较2018年下滑3.3个百分点;承保利润为3.32亿元,同比缩减15.34%。

“对于太平财险来说,车险属于微利项目,如果增加的一些细分业务的承保利润率较低的话,会造成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徐昱琛表示。

同年,非车险保费收入为74.04亿元,同比增长26.61%,业务占比提升至27.28%。五大险种中,车险之外,另四大险种承保均亏损,且由2018年的2.46亿元亏损扩大至2019年的3.07亿元。

徐昱琛认为,“从行业来看,非车险业务既可以说蓝海,也可以说是红海,保险业务发展很快,但承保难言乐观。譬如,近年来,信用保证保险频频暴雷;健康险业务增速较快,但亏损面比盈利面来得快一些”。

从往年车险及非车业务占比来看,太平财险转型或已在路上。2020年1月,太平财险召开年度工作会议,确定加快车险升级、非车险转型,加大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工作任务。

期间,太平财险完成新一轮人事更替,王思东任董事长、刘世宏任总经理,掌舵人尘埃落定。不过,从目前太平财险交出的上半年保费成绩单来看,对于新掌舵人而言,如何加快转型升级任务落地或是当务之急。

2020年上半年,太平财险保费收入为139.39亿元,同比增长2.04%,远低于同期财险行业的7.6%的增速,更低于去年同期该公司9.5%的增速。而2019年保费增速刚从2018年的7.74%的增速重新回到两位数增长,从上半年保费来看,今年全年保持两位数增长或也有不小难度。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分析道,“增速出现下滑趋势,这在业内应该有预期。因为车险的新车保费增量呈下滑趋势,存量业务在行业费改下,可能保费增速也会下滑,这也是不少财险公司着力发力非车险业务的一个原因”。

猜你喜欢